致敬書寫時代、描摹靈魂的燃燈者
來源:華西都市報 | 時間:2021年01月07日

文/張杰

  由封面新聞、華西都市報主辦、組織專家評選和發布的“名人堂·年度人文榜”已經連續舉辦多屆,在出版界、作家圈、讀書群中影響越來越大。1月6日,“名人堂·2020年度人文榜”之“十大作家”的盤點、評選也如期而至。

  鑒于作家評選的特性,為了評選更為獨立、公正,選拔更精準、多元,在榜單評選的過程中,我們的評選程序是這樣的:首先將2020年內在封面新聞寬窄頻道以及華西都市報“當代書評”欄目上報道推薦過的優秀作家名單列出,同時采納來自出版界、圖書館界、書評人、愛書人的提名建議,最終精選整理出“名人堂· 2020年度十大作家候選名單”20人。該候選書單隨后被送到中國作協副主席、文學評論家李敬澤,四川省作協主席、作家阿來,中山大學教授、文學評論家謝有順,人民日報海外版副總編、作家李舫,四川省圖書館研究館員、李劼人研究學會會長王嘉陵手中,由他們擔任專家評委,最終評選出了“名人堂·2020年度十大作家”。

  寫作跟代際的直接關系不大。但是年齡、成長的時代,是作家作為人之存在的一個重要維度。2020年,最早一批“80后”恰至不惑之年。從青春期的懵懂少年轉型為社會的中堅力量,并逐漸擁有穩定的形態和鮮明的特征。而作為一個整體的“70后”作家,雖沒有獲得像“80后”那樣高的社會關注度,但后續發力,持續強勁,逐漸顯山露水,成為當下中國文壇的中堅。比如祝勇、梁鴻、路內、黃燈等,都是對時代情緒和現實生活具有敏感捕捉力的“70后”創作者。在本次盤點和評選中,就格外清晰地彰顯出了這一點。

  與此同時,我們千萬不要忘了,后生可畏!年紀更輕的“90后”正趕上來!尤其是近年來,青年作家隊伍大多接受過高等教育,文化程度較高,視野比較開闊,對外來信息比較敏感,善于學習新的東西,敢于嘗試,敢于創新,起點就比較高。與“80后”不少作家以青春文學寫作起步不同,新一代的“90后”或“95后”作家,對純文學的寫作表現出了高度的興趣,令人驚喜。與此同時,“50后”、“60后”,甚至像馬老這樣年逾百歲的高齡作家,依然筆耕不輟,給讀者奉獻佳作。

  2020年度十大作家榜,充分展現出了當代文學作者的蔥郁生機。文學的年輕,來自靈魂,超越年齡。文學的魅力也在于,它可以讓一個原本默默無聞的寫作者,變得發光。隨著全民受教育水平的普遍提高,出現了越來越多的素人寫作。用文字表達自己的家族故事,早已不只是職業或者專業作家的事情。寫作成為很多人表達自我,總結生命的重要方法。比如前幾年開始在讀者群中口碑甚高的《平如美棠》,就是素人寫作,感動無數人。2020年也出現了這樣的素人寫作佳作,比如楊本芬的《秋園》。每一個優秀的寫作者,寫出自己的特色,寫出與自己所處時代呼應的文本作品,就是一個優秀靈魂的燃燈者。

  評選結果不是目的,跟世界分享優秀的寫作者,吸引人們接近卓越者的高光靈魂,才是恒久意義。

  (排名不分先后)

  馬識途

  2020年7月,106歲的馬識途宣布封筆。隨后,作為1983年出版的《夜譚十記》的續作,《夜譚續記》由人民文學出版社出版,堪稱中國文壇的一段傳奇。老驥伏櫪,志在千里。年逾百歲的馬老,對文學的赤誠和執著,令人感動。

  黃燈

  黃燈是近幾年非虛構寫作領域中備受關注的作家之一。在二本高校從教十多年來的經歷,使黃燈成為二本大學生群體命運的見證者。黃燈把對二本學生的觀察、思考,寫成了一本書——《我的二本學生》,該書于2020年9月由人民文學出版社出版,引發很多關注和討論。

  邱華棟

  在當代文壇上,邱華棟是少年成名、常年勤勉寫作且著作頗豐的作家之一。邱華棟是詩人、文學評論家,但是他的小說、非虛構,也都寫得非常好,是一位十足的文學多面手。

  張煒

  從上世紀80年代初的清純——像一潭清水一樣,像天籟的《聲音》那樣清純干凈的寫作,慢慢地發展到像《古船》那樣的厚重、像《九月寓言》那樣的華麗、像《刺猬歌》那樣的尖銳、像“高原系列”那樣的寬闊,張煒的創作脈絡是非常清晰的。作為一名“50后”,張煒的思考和書寫能力,并沒有因歲月的年輪而衰退,而是持續敏銳,持續勤奮,持續深刻,難能可貴。

  祝勇

  近些年,作為故宮博物院的一名研究者,同時又是一名作家的祝勇,沉潛進故宮的時間和空間里,遨游著,書寫著,或借物詠懷,或憑卷追思,用自己的文字表達故宮的典故與傳奇。關乎故宮的文字作品,一本接一本,碩果累累之勢,簡直是在紙上描繪出一座文學的紫禁城。祝勇彰顯出一名深入社會肌理和時代脈搏的行走型作家的不俗實力。

  梁鴻

  梁鴻與她的梁莊書寫,已經成為近些年國內文學界非常矚目的存在。從《中國在梁莊》《出梁莊記》到《梁光正的光》,從非虛構到虛構,梁鴻用文字持續表達著梁莊和梁莊的人,用她高超的文學技藝,對逝去的時間進行一種再現和收復。

  蔣藍

  詩人蔣藍在散文界陡崖式崛起,形成了一道炫目的應接不暇的奇景。他的文本、文體和身手,被一些作家同行命名為“超級寫作”。蔣藍對巴蜀人文、地理、歷史的深度挖掘,對散文這種文體的創新貢獻,是有目共睹的。

  路內

  路內的寫作不限于個人省思,開始轉向對平凡人生的禮贊和對日常生活肌理的微妙刻寫。已過不惑的路內,進入了一個更為疏朗和深邃的格局,展現出其文學敘述的獨特面貌。

  楊本芬

  2020年,楊本芬80歲了。60歲初涉寫作的她在2020年出版了處女作《秋園》。這本書在豆瓣,讀者給出了8.9的高分。2019年夏天,書稿被一家出版社看中。2020年6月,《秋園》正式出版,反響甚好,出版社加印五千冊后再次售空。有讀者甚至追到家里要簽名。有網友留言,“這位奶奶是真正的寫作者”。楊本芬的《秋園》,提醒我們每個人,雖然不是專業作家,我們依然可以努力,用好的文字,去有效表達我們的生活世界,命運軌跡。

  朱德庸

  朱德庸創作力驚人,創作視野不斷增廣,幽默的敘事手法和純粹的赤子之心卻未曾受到影響!半p響炮系列”描繪婚姻與家庭;“澀女郎系列”探索兩性和愛情;“醋溜族系列”剖析年輕世代;“絕對小孩”系列帶著讀者重返童年以遇見那個最純真的自己、重溫最美好的年代;“大家都有病”系列用瘋狂的想象、諷刺的筆觸描繪這個時代,顛覆人們對這個世界的認知。2020年,《什么事都在發生》《關于上班這件事》重新復刻,獨特的“朱氏幽默”將再次療愈我們這些身處同樣淡淡憂傷時代里人們的心靈角落。朱德庸是用文圖并茂的方式進行嚴肅的文學創作,很特別。

久久电影院,久久久加热这里有精品6,久久精品国产精品亚洲,欧美亚洲久久综合精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