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bject id="h7vqz"></object>

<track id="h7vqz"></track>
      1. 當下兒童詩兒歌創作與傳播研討會在京舉行

        來源:中國作家出版集團  | 時間:2020年12月31日 10:58:51

          文/羅曼

          為促進詩歌教育及校園文化建設,進一步拓展兒童詩和現代兒歌創作隊伍,中國詩歌網自2020年2月25日至10月31日在全國范圍開展原創童詩和現代兒歌征集,共收到來稿近7000份。

          2020年12月26日上午,由中國作協《詩刊》社、中國作協詩歌委員會主辦,中國詩歌網承辦的“當下兒童詩兒歌創作與傳播研討會”在中國作家出版集團會議室舉辦。會議聚焦當下童詩創作現狀,并就童詩的傳播和教育機制展開研討。

          《詩刊》社主編李少君,《詩刊》社副主編、評論家霍俊明,《詩探索》主編、詩歌理論家吳思敬,南開大學文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羅振亞,清華大學人文學院教授西渡,中國社科院外文所研究員、翻譯家樹才,河南省文學院專業作家、河南詩歌學會副主席藍藍,中國作協創研部綜合二處處長、兒童文學委員會委員納楊,《中國校園文學》主編徐峙,北京市景山學校特級教師周群等二十余位從事童詩創作與教育的詩人、學者、一線教師、刊物主編出席會議,霍俊明主持。

          中國作協副主席、書記處書記、著名詩人吉狄馬加在賀信中指出,兒童詩歌教育一直是中華民族的優秀傳統,孔子的“不學詩,無以言”更是世人皆知的詩教真理。平心而論,今天的兒童詩歌教育更多是結合應試教育的古詩詞背誦,一定程度上缺少對當下現代兒童詩和現代兒歌的關注。此次中國詩歌網征集到海內外近七千件兒童詩和現代兒歌的作品,可見兒童詩創作已經成為不可忽視的重要現象,亟需相應的教育工作者、詩人、評論家以及翻譯家、出版人關注和深入研究。我也期待著此次研討會能夠成為長效的工作,至少每年舉辦一次,邀請各界的朋友不斷參與到現代兒童詩和兒歌的研究、教育、傳播、出版以及譯介過程中。

          李少君表示,要為中國詩歌尋找童心,童心就是詩歌的初心。在傳統詩學里,“童心說”、赤子之心一直是十分重要的概念,當代詩歌回到初心,向童心學習,也是非常有意義的事情。兒童有敏感的天性,最容易感受到自然之美、生活之美和情感之美,對萬事萬物永遠懷著新鮮感,這種敏感和想象力是我們寫詩的人最應當保持的。中國自古就有詩教傳統,兒童教育的基本方式都是從詩歌開始,詩歌里保存著中國文化的基因,在孔子看來,以詩的形式來教化兒童是最適宜的,我們應當將詩教傳統弘揚下去。十九屆五中全會上,中央明確提出到2035年建成文化強國的遠景目標,建設文化強國首先要提高文化素養,文化需要從兒童抓起。舉辦此次童詩研討會,對于推動童詩發展和弘揚詩教傳統,具有深遠的意義。

          好的童詩需要具備哪些特質?吳思敬提出,童詩要把詩性放在第一位,有詩人獨特的發現和想象力,發出詩人自己的聲音。由于對象的特殊性——寫給兒童,就要考慮到兒童的特點,有童心、童趣、童真,從兒童視角出發,用孩子的眼光觀察世界,有游戲精神的同時,還要有一定的深度和高度。成年詩人要想寫出好的兒童詩,須葆有一顆童心,這不僅是對兒童作家的要求,也是對所有作家,特別是詩人的要求。詩歌教育在孩子的心靈中播下詩的種子,有助于整個民族人文精神的培養。

          針對童詩的傳播與教育機制,羅振亞發現,當前詩歌教育存在用傳統詩歌的理論機制來評價新詩的尷尬局面,不注重培養孩子的閱讀方法。造成此種現象的原因在于,經典文本太少,沒有權威的選本,也在于錯誤的詩歌觀念——對于詩歌文體的偏見,認為現代詩“小兒科”,不需要詮釋。他建議,童詩教育要建立一套獨立完善的內容體系規范,完善兒童詩的選本文化,多向度地拓展新詩教育與傳播的渠道。

          樹才從2014年開始教孩子們寫詩,多數為5歲、6歲、7歲的孩子,不超過10歲!耙婚_始,我有點擔心這么小的孩子會不會寫詩,但幾年下來,我發現5歲、6歲的孩子雖然自己不會直接寫,卻可以‘說‘出詩來,爸爸媽媽們幫他們記錄。我還發現,孩子和詩的關系是靈感在孩子自己身上自由發展,當他感覺到一種審美沖動的時候,他讓心里的感覺脫口而出,一首詩就有了。這些年來,看上去是我教孩子們,其實是孩子們的童心啟發了我!

          藍藍為大家推薦了一批值得推廣的優秀詩歌讀物,她主編的《給孩子的100堂詩歌課》推出后也廣受歡迎,“洪子誠、錢理群老師主編,西渡、張桃洲、姜濤等編選的《未名詩歌讀本》、北島、張祈編的《給孩子的詩》、王小妮編的《給孩子們的詩》,樹才編的《給孩子的12堂詩歌課》......他們大多是很有影響的批評家、一線詩人,愿意拿出時間和精力,為孩子們、為中國的詩歌做事情,彌補當前教育體系中詩歌教育的缺失。還有一些很年輕的詩人和兒童文學的教師,像涂明求、閆超華、童子等,也在不余遺力地在不同平臺推薦或講解童詩,以期影響更多的孩子懂得詩歌、愛上詩歌!

          談及當前童詩的創作現狀,西渡發現,優秀的詩人不寫童詩,寫童詩的人往往跟當代詩歌發展隔絕,F在孩子們寫詩過于關注詩的意義,“對意義的表達往往壓倒了對詩意的捕捉”,究其根源在于輔導老師,應當注意避免詩歌教育功利化,避免與競賽獲獎、升學考試掛鉤,“詩歌最重要的是對孩子心靈自由的保護!

          努力將詩歌教育和整體的教育聯系起來,讓詩歌教育發揮最大的功能,是一線教師的心愿,北京景山學校特級教師周群反映,目前對老師的培訓和拓展資源遠遠不夠,“真正做教學的時候,教材之外的需求相當大,這部分要仰仗各位詩人為教學資源部分把好關,特別是做閱讀推廣的老師,真的可以起到橋梁的作用!

          對于目前詩歌教育和童詩寫作出現的種種問題,《中國校園文學》主編徐峙分析道,“目前教師對詩歌的理解、創作的水平不容樂觀,詩歌教育存在較大的問題。詩歌教育遠離詩歌現場,跟詩歌的時代性完全脫節。教材里的詩歌遠遠落后于時代詩歌發展的狀況,所以不難理解為什么孩子、老師們對于詩歌創作的理解會有這么大的脫節...未來我們需要思考怎么樣讓孩子們真正從詩歌中感受到美、生命、找到自我,輸出自己鮮活的生命,這可能是詩歌從業者、教育者應該思考的問題!

          童詩創作的關鍵和難度,在納楊看來,在于如何將成人的閱歷和智慧融入到童詩創作中去,用易于孩子理解和接受的方式,讓他有所感悟。童詩能夠為孩子打下詩性的基礎,培養審美感受力,給孩子的成長增添溫暖的底色。

          敬文東從漢語的處境入手,指出今天寫童詩的機遇與挑戰,“我們的漢語沒有童年,《尚書》《易經》《老子》《論語》的說話方式只提供結論,不提供思索的范圍,我們的語言傾向于老成。而安徒生在飽經滄桑、得知生活的真相之后,仍像孩子一樣,對未來的世界充滿好奇和希望!苯裉煲獙懞细竦膬和,對漢語來說既意味著一個挑戰,要把不可能的變為可能;另外一個也是機遇,要在安徒生飽經滄桑的基礎上,重新學會做一個對未來充滿希望的兒童,機會和挑戰并存。

          邰筐作為一年級孩子的家長,以親身經歷講述如何培養孩子對詩詞的興趣,“要從古詩開始讀,兒子開始學‘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的時候,就學‘一去二三里,煙村四五家,亭臺六七座,八九十枝花’,等于把數學的內容又溫習了一遍。第二天學東西南北方位,就教他‘魚戲蓮葉東,魚戲蓮葉西,魚戲蓮葉南,魚戲蓮葉北’,我還配了一個故事,‘一個中國人約一個老外去北京西站南廣場東要碰面,把一個老外給整暈了’,那段時間他突然對古詩閱讀有了興趣!

          馬淑琴從大峪中學分校起,做中小學詩歌教育已近15年,她認為,孩子純凈的心與詩的距離最近,童心就是詩,孩子的詩更在于真性情,是天性之詩。她舉例道,“課堂上,李典讀自己的一首詩,說到名字脫口而出:(唐)李典,引得全班哄堂大笑,問他為什么這樣寫,李典說:‘我和李白都是一四班的男生’。于是就寫出了‘我和李白都姓李/他叫李白,我叫李典/我和李白都是一四班的男生/李白在課本里/我坐在課桌前/李白教我學寫詩/還經常和我玩穿越/于是/我把自己寫成了/(唐)李典’。小作者不僅給自己的‘唐代’身份找了一個合乎情理的依據,并成就一首立意新穎的小詩!

          “萬物皆有童心”,徐南鵬認為,詩人在寫童詩,或者是兒童來寫詩的時候,是用本心認識世界的一個方式,是“本我”處理與世界關系的途徑!拔覀冞@代人小時候讀的詩并不是童詩,是我老爸教我的《望廬山瀑布》,背下來之后就激發了我內心的想象,那時候我根本不知道廬山在哪里,每當夕陽西下的時候,就會看著我家對面的山上,想象那里有一股瀑布,詩歌教育觸發了我的想象以及對美的感受!

          王士強表示,兒童活潑自由的天性、可貴的想象力和獨特的表達,其中有多少藝術的獨創性,需要時間來檢驗,也要警惕其中也有家長老師越俎代庖的修改、炒作。語文教育對詩歌、詩意、詩性的東西不友好,單一標準化的答案把詩的可能性空間壓得很小,學習和教育的過程,有時也是一個去詩意的過程。這里面確實有很多值得反思的東西,在當前應試教育的背景下,做出一些改變還是有空間的,雖然比較難,但值得嘗試。

          回顧青年時代,李壯與詩歌有過兩次創傷記憶,剛上初中的時候想讀詩,但困于找不到合適的書,要么與時代脫節,要么太專業。讀高中后,他接觸到《詩刊》才讓自己的心靈獲得了自由,卻導致高考作文失利。給中學生做講座的時候,李壯發現,學生的感受與表達和實踐之間出現了斷裂,“這些學生的語言感受力很好,一到解讀詩歌的時候,又回到了考試思維,以模式化的思路去理解!

          閱讀中國詩歌網征集的童詩作品專輯時,聶權感觸最深的是,成年寫作者對童詩力量的汲取!巴姷牧α縼碜杂谀膬?來自本真,從本真的角度看世界,這時候世界就呈現出美好、單純、純凈的東西,這是人們心底最美好的、天然生發的東西,在現實世界、在每個孩子的心里都存在,因而能產生強大的共鳴,也無意中契合了‘詩言志‘的本質!

          童詩在龐大的少兒出版領域相對冷門,河北少兒出版社總編輯蔣海燕表示,作為一家專業圖書出版單位,希望能承擔起社會責任,在童詩出版方面有所作為,明年河北少兒出版社將與《詩刊》合作出版童詩詩集!霸谙乱浑A段,童詩出版可以結合新媒體的沖擊、讀者閱讀習慣的改變,在主題形式上加以創新,把詩歌融入到故事書、玩具書、繪本等類型,引導孩子從幼兒起讀詩?梢試L試以一首童詩進行視頻互動游戲,在裝幀設計上注重形式美。在營銷手段上,需要出版人線下組織童詩分享會、作家進校園等活動,線上借助強大新媒體影響力,引導孩子們來讀詩,關注詩!

          參加會議的還有來自《光明日報》《人民日報》《文藝報》《中國文化報》《中國藝術報》,中國作家網等媒體記者,以及中國詩歌網編輯部主任孤城,事業發展部總監祝雪俠,編輯符力、羅曼。

        久久电影院,久久久加热这里有精品6,久久精品国产精品亚洲,欧美亚洲久久综合精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