濁世清蓮
——評古蘭月的《驚鴻翩翩》
來源:文藝報 | 時間:2020年12月28日

  文/曹霞

  

  從地域上來說,浙江作家古蘭月自然與金華蘭溪人李漁有同鄉之感,令她不由自主想要去接近他遙遠而親切的面容。她的《驚鴻翩翩》靈感多溯源于李漁的初名“仙侶”和字“謫凡”,這兩個充滿仙氣的名號與淳樸的李漁之“漁”形成了一個落地閉環的結構,促使她去想象在那個天地玄黃、風云激蕩的濁世亂世,這個天縱之才到底經歷了什么。因此,《驚鴻翩翩》與其說是“李漁傳”,毋寧說是“李漁前傳”、“李仙侶傳”。

  小說運用的是古典的章回體形式,氣質卻是相當現代的。李仙侶不是只知寒窗苦讀的士子,在小說開始時,他是以“在路上”的流浪和漂泊狀態出現的。他因與父親在讀書還是經商這一問題上意見相左,便與大哥同行外出。大哥去鳳陽采購藥材,他受先生李桐之托來到宋城,欲投身于先生舊友、當世大儒衛敬言先生門下!扼@鴻翩翩》并非屬于政治,而更在意人間情感的得失與人心人性的考量。小說將李仙侶放置于恩與仇、情與怨、俠與義、愛與死等強烈的情感張力結構之中,讓他歷經人世的大悲大喜和歷史的大起大落,讓他獨特的品格隨著情節的波瀾而逐漸呈露出來。李仙侶的外表與其性格/品行恰成有趣的對稱:他看似顢頇懵懂,卻自有判斷;看似瀟灑無心,實則知恩重義。更重要的是,他的才華雖如日中天熠熠閃耀,然而無論是在雅集盛會上還是科舉考試中,他從不恃才傲物,反而低調謙遜,別有一種讓人心安的樸實。這一系列所作所為,將李仙侶的性格刻畫得生動飽滿而自帶強大的修復力。

  《驚鴻翩翩》在敘事時段上并不長,只有短短幾個月。然而,就在這白駒過隙之間,李仙侶卻經歷了個人前程與家國命運的翻天覆地之變。從在黑店僥幸逃脫、到跟隨林松月去往夕照山莊、到與新朋舊友把酒言歡、到受衛老先生賞識成為其弟子、再到在魏忠賢案中機智脫身,在如蛻如蝶的成長中,那個蘭溪縣夏李村的天真少年在殘酷的現實中認清了自己的人生選擇,領悟到了繁華落盡、漁樵耕讀的真淳之美,最終完成了漫長的自我教育。在小說最后,當他聽著云兮與將自己寫的邊疆詞唱將出來,他感悟頗深!靶捉狙f濺,蹄鳴踏響萬里山”,國已如此,人何以堪?從此,他自動解除了“仙侶”和“謫凡”之累,改名為李漁。

  《驚鴻翩翩》以情為質地,以事為經緯,起承轉合處有危機,跌宕延綿中有轉折。我以為,古蘭月如此興濃地為尚未成名的李仙侶立傳,并非為了撬動歷史的板結處以昭示“真知”,也非以獵奇筆墨獲取流量,而是因為,她在這位初涉人世的翩翩小公子身上,見到了清蓮般的澄澈潔凈。小說中不斷出現的從莊子那里借用的“真人”一詞,亦可視為清蓮品性的別一種呈現!安荒婀,不雄成,不謨士”,“不忘其所始,不求其所終;受而喜之,忘而復之”,如此清淡逍遙,篤定自如,不獨為李仙侶所有,更是中國傳統文人士大夫階層的真實寫照。

  在小說中,李仙侶度過了沉浮起落的精彩人生,確如驚鴻游龍,美妙高華,令人心生向往。古蘭月既熏浸于《閑情偶寄》良久,對李漁的才華生平了如指掌又欽慕有加,或可期待她日后能像《大唐李白》那樣,寫出一部斑斕、高遠、壯闊、徜恍迷離、縱橫遨游于天地之間的“李漁傳”。

久久电影院,久久久加热这里有精品6,久久精品国产精品亚洲,欧美亚洲久久综合精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