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屆郁達夫小說獎在富陽頒獎
——暨《江南》雜志創刊四十周年座談會舉行
來源:中國作家網 | 時間:2020年12月09日

文/劉鵬波

頒獎典禮現場

12月7日晚,由浙江省作協《江南》雜志社、杭州市富陽區人民政府主辦的第六屆郁達夫小說獎頒獎典禮在郁達夫故鄉富陽舉行。中篇小說獎得主遲子建,短篇小說獎得主斯繼東,中篇小說提名獎獲得者孫頻、馬小淘、須一瓜,短篇小說提名獎獲得者邵麗、雷默、徐則臣親臨頒獎現場并發表獲獎感言。中國作家協會副主席閻晶明,中共浙江省委常委、宣傳部部長朱國賢以及省、市、區相關負責人三十余人出席典禮并為獲獎作家頒獎。

閻晶明致辭

閻晶明在致辭中表示,郁達夫忠誠于為人生、為民族的信念,堅守五四新文學運動的良知和操守,將這一切與自身獨特的情感表達相融匯,創作了大量膾炙人口的作品。他的小說更是因為深厚的思想內涵和突出的藝術水準贏得廣大讀者的喜愛,成為中國現代文學史上的經典。以郁達夫名字命名的小說獎迄今已經舉辦六屆,在國內外產生了重要影響。郁達夫小說獎在評獎標準、推薦方式、評選程序等方面都具有創新的特色,評獎結果得到廣泛的好評,已經成為富陽乃至浙江的一張名片。郁達夫小說獎的設立,體現了富陽乃至浙江對我國文學事業發展作出的獨特貢獻。

遲子建發表獲獎感言

斯繼東用方言朗誦《《禁指》片段

季亞婭代表獲獎責編發言

遲子建《候鳥的勇敢》是一部充滿憂傷與悲憫的小說,授獎詞認為遲子建“以她特有的氣象與腔調,一貫的美學風格,將社會問題與小人物命運連接,為我們書寫了一曲人與自然相處之歌,舒緩,惆悵,悠遠,而又蒼勁”。遲子建在獲獎感言中表示,郁達夫的作品為后世作家樹立了可貴的人性書寫的標桿。富陽因為有郁達夫成為了了不起的富陽,而一個有人文關懷的城市是真正富有詩情畫意、能吸引世人目光的城市。斯繼東的《禁指》是一篇用浙東方言寫就的小說,頒獎詞稱斯繼東“用克制而略帶執拗的方式,營造出一個獨屬于他的世界“,味道是這部小說的主角,也是這部小說的制勝法寶。斯繼東在現場用家鄉方言朗誦了《禁指》的片段,將頒獎典禮推向高潮。除了獲獎作家外,本次頒獎典禮還為王彪、季亞婭、王繼軍等八位編輯頒發了責任編輯獎,以嘉獎他們在編輯工作中付出的辛勞。

7日上午,沿襲往屆郁達夫小說獎的傳統,獲獎作家們還在郁達夫故居旁種下了象征榮譽的紀念樹,并立下紀念石碑。隨后,獲獎作家、責編和嘉賓一起前往郁達夫筆下的東梓關進行文學采風,并參加簽名售書活動。

頒獎典禮與會人員合影

2020年正好是《江南》雜志創刊40周年。7日下午,還舉辦了《江南》雜志創刊40周年座談會。中國作家協會副主席閻晶明,浙江省委宣傳部副部長葛學斌,浙江省作協黨組書記、副主席臧軍,浙江省作協主席艾偉,以及浙江省作協原相關領導、《江南》雜志原主編等出席座談會。會議由《江南》主編鐘求是主持。

座談會現場

閻晶明對《江南》雜志創刊40周年表示祝賀。他認為,《江南》見證了改革開放40年來的歷史變化,見證了新時期文學的發展歷程。40年來,《江南》發表的大量優秀作品,在目光和訴求、思想性和藝術性、主題和內容、傳統和創新之間找到了結合點,引導作家向正確的方向前進。既吸引了全國作家的目光,又對文學新人的培育起到了很好的作用。如今,《江南》仍然堅守著高質量的文學品質,同時在辦刊上又有了新創舉。

葛學斌表示,創刊40年來,在省作協黨組的領導下,《江南》雜志始終緊扣時代脈搏,身處文學第一線,保持著兼容并包的胸懷和探索創新的熱氣,成為一代又一代文學熱愛者的精神高地。他希望,《江南》既能保持文學品質,又能追隨時代步伐,在新時代下秉承文學傳統,堅守文學追求,用富有前瞻性與創新性的敏銳目光,開創文學期刊的行進之路。

在文學創作起步階段,《江南》曾給予艾偉很多鼓勵。他深情回憶了自己在《江南》發表處女作的情形,以及《江南》編輯對文學新人的熱情提攜。他認為,《江南》能夠走到今天,與一代代編輯付出的辛苦努力分不開。與《江南》有諸多緣分的吳天行、程蔚東、葉文玲、汪浙成、袁敏、曹啟文、吳玄也親臨現場,回憶了自己與江南的故事!督稀防暇庉媯兓仡櫫恕督稀40周年的創刊歷程,總結了《江南》辦刊的優點和不足,并商討未來的方向和可能性。到場的其他文學雜志主編、編輯則分享了辦刊的艱辛,向《江南》的編輯同行們表達了敬意。他們認為,《江南》在時代浪潮中一直堅守著自己的文學品質,展現了中國文學的胸懷,也代表著中國文學的高門檻。

中國作家協會主席鐵凝向《江南》雜志發來賀詞,諾貝爾文學獎獲得者莫言也作詩祝賀。此外,王安憶、李敬澤、阿來、畢飛宇等作家都向《江南》雜志創刊40周年發來熱情祝福。

附:第六屆郁達夫小說獎獲獎作品授獎詞

遲子建《候鳥的勇敢》

這是一部充滿憂傷與悲憫的小說。小說描寫候鳥守護人的生活,也寫娘娘廟里三位出家女尼的生活,更寫候鳥的生活。這是小說的三個空間,既獨立,又交融,演示了人對候鳥的作用,也展現了候鳥對人的影響。很顯然,小說對這三個空間做了無限延伸。在這里,天與地是一體的,人與自然是一體的,人與動物是一體的,是血肉交融的,既有含情脈脈的凝視,又有揮刀相向的殘暴。遲子建的意義在于,她以她特有的氣象與腔調,一貫的美學風格,將社會問題與小人物命運連接,為我們書寫了一曲人與自然相處之歌,舒緩,惆悵,悠遠,而又蒼勁。

孫頻《鮫在水中央》

這是一部關于罪與罰的小說。一個躲進深山老林的中年人,與一個風燭殘年老人有了交集,在不斷交往中,故事驚心動魄地展現出來。事實上,并不是展現,而是通過對話,通過眼神和內心活動,挖掘出人物內心的復雜性和豐富性。這是一部在技術上幾近完美的作品。孫頻的意義還不在此,她將一個冷徹骨髓的故事,賦予了溫暖底色,也給了人救贖希望。

須一瓜《甜蜜點》

須一瓜的小說一直是好看的。在這里,“好看”不是貶義詞。恰恰相反,在這里,“好看”是她的應有之義,是本能。一個反黑警察,妻子在與情人幽會時,雙雙被殺,而他成了嫌疑犯。他必須為自己洗脫罪名,可他如何才能洗脫罪名?須一瓜的意義在于,她在為我們呈現一個扣人心弦故事的同時,也將熱騰騰的生活展現給我們,并且,讓我們反思生活的意義。

馬小淘《骨肉》

從題目可以看出內核,這是一部探討親情的小說,也是一部探討人與人關系的小說。一個女孩,母親和親生父親私奔了,將她丟給了養父。故事就這么簡單,可又不是這么簡單。簡單的是,故事的走向完全在我們的意料之中,不簡單的是,馬小淘寫的不是身份認同,而是自我反省。這是馬小淘的策略,也是馬小淘對于文學的意義。她從來都是遵從內心而又劍走偏鋒的。

斯繼東《禁指》

這是一部關于老有所依的小說。一個退休琴師和一個保姆的關系,從生活到感情,又從感情返回到生活。小說的人物并不新鮮,故事也不新奇。但是,毫無疑問,小說中的人物是干凈的,故事是溫暖的。這可能是這部小說的力量所在,也是打動讀者的地方。當然,這部小說的成功并不僅止于此,對于斯繼東來說,他用克制而略帶執拗的方式,營造出一個獨屬于他的世界,這個世界充滿斯繼東的味道。因此,從某種意義來說,味道才是這部小說的主角,才是這部小說的靈魂,才是這部小說的制勝法寶,可能也是斯繼東和《禁指》的獨特意義。

邵麗《天臺上的父親》

這是一部探討父親的小說,也是一部探討“我們”的小說。父親是位一心沉浸在工作中的領導,當他退休之后,人生的目標消失了,生活的重心失衡了,他選擇了自殺。很顯然,邵麗要探討的,不僅僅是父親的自殺,她要探討的是父親為什么要自殺,更進一步追問:是誰殺了父親?從這個意義上講,邵麗的追問是那么沉重和遼闊,并顯得那么意義非凡。

雷默《大樟樹下烹鯉魚》

這是一部勸人向善的小說,也是一部敬畏生命的小說,甚至可以說是一部悟道的小說。寫烹魚的人,也寫吃魚之人。當烹魚人做出真魚時,人心是假的,當烹魚人做出假魚時,人心卻是真的。這個過程,也可以看作雷默寫作的過程和手段,甚至可以看作他的世界觀和方法論:從表象看,雷默熱衷甚至迷戀塵世的喧囂,真正的可能是,他的內心水長山高。

徐則臣《青城》

對于徐則臣來說,寫一部小說不是難事,寫一部帶有明顯徐則臣標簽的小說也不難,他最大的難處大約在于:如何寫出他想寫又認可的小說!肚喑恰反蠹s就是這樣一部小說:輕快,明亮,灑脫,若有若無,可又重若泰山。一個書法和高原看鷹愛好者與一對藝術男女合租一套公寓,注定要發生意外,也注定只是一場意外。但是,徐則臣將這場意外化為永恒。 

久久电影院,久久久加热这里有精品6,久久精品国产精品亚洲,欧美亚洲久久综合精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