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好

好學不倦,腦洞大開,不過甚好

來源:浙江省青少年作家協會 | 時間:2020年03月26日 11:33:37

嘉興一中高三年級

個人榮譽

2019年第十三屆浙江省少年文學之星

2018年語文新視界閱讀比賽嘉興市一等獎

顧好訪談

文|李晶晶【《少年文學之星》雜志編輯】  

  顧好【2019年浙江省少年文學之星】

李:在現場賽作品《天空》中,你構建了一個機械紀元。對于這個世界的描寫以及機器人的刻畫也頗具說服力,具有科技感。平日是否經常有閱讀科幻小說或者是關于這方面的書籍?

顧:我很喜歡科幻小說,平時看電視也喜歡看科教頻道。之前《流浪地球》上映的時候我也去看了。我感覺看科幻小說很能激發人的想象力,能夠促使我思考,能夠讓人腦洞大開。不過我很容易沉浸其中,不看完結局根本停不下來。

李:《天空》這篇小說中,機器人“藍”和“空”向往穹頂之外的天空,有了人類的情感——好奇和質疑,離經叛道,最終看到了這個紀元第一次日出。你能說說他們所向往的天空究竟是什么嗎?

顧:我覺得他們向往的其實是“未知”。在穹頂之下的生活都是由賢者設計好的,是已知的,但穹頂之上的天空是他們這一代人從未見過的。他們和我們一樣,都對未知有著莫名的渴望,盡管揭開謎底后,往往會面對更多的困惑,更深的恐懼,但是只有這樣才能繼續進步。

李:參賽作品《白露》大概花了多長時間去構思?

顧:其實我很早就有寫這個故事的想法。這個故事最初的靈感來源是螢火蟲,雌性螢火蟲不僅不會飛,而且生命只有一個星期。后來看見題目慢慢有了頭緒,然后就把故事整理了出來,原本的螢火蟲被修改成了蜉蝣,因為蜉蝣的壽命更短,朝生暮死,就像露水一樣,更能有對比的效果。

李:《白露》這篇小說結尾是憂傷的,但其內核是溫暖的,你是如何把握寫作中這種哀而不傷的情緒的?

顧:其實當初寫的時候自己也覺得很難寫……我覺得重要的是控制角色情感的表達吧,大概是因為沒有撕心裂肺的訣別,所以故事顯得比較溫柔。雖然文中的主角面對著無法避免的分離,但他們仍然愿意用美好的內心去祝愿對方,守護對方,而不是強求一個十全十美。

李:在小說《白露》中,付憂是一只蜉蝣,朝生暮死,只有一天的生命。相對于無盡的時間和宇宙,人類也同蜉蝣一般,滄海一粟,生命何其短暫,你有沒有想過如何度過這短暫的一生?

顧:付憂的一生雖然短暫,但她做了自己認為有意義的事情,人的一生雖然相對于宇宙而言不一定有意義,但我們可以做對自己而言有意義的事。而且人類的知識、文化是世代相傳的,個人或許很渺小,但集體可以長存。

李:科技改變世界。人工智能的發展給我們的現實生活帶來了很多便利,但其背后也有很多隱患。之前轟動世界的阿爾法狗和柯潔之間的圍棋對決也引發了人們的熱烈討論:隨著科技的發展,這些高精度的人工智能產品究竟會不會產生情感,甚至取代人類?你是如何看待這個問題的。

顧:人的情感可能是機器很難模擬的。我覺得不必對此過于恐慌,如果機器擁有了人的情感,那么他們對于創造自己的人,也必然擁有孩子對于父母一般的感情,我們也可以像教育小孩一樣讓它們成為“好人”。我認為機器很難取代人類,但可能會在未來與人融為一體,這可能是一場進化。

李:說說你最喜歡的一部電影。

顧:我挺喜歡《流浪地球》這部電影的,我感覺其中科幻和人文的元素結合得很好,場景制作也很用心!肚澳康牡亍芬彩俏彝ο矚g的科幻電影,周而復始的循環雖然讓我感覺主角十分悲涼,但同時我也覺得他很崇高,他是為了他的使命在戰斗。

李:經典文學時常被拿來進行討論,它被認為是人類的瑰寶,是具有價值的文學。你覺得什么是經典文學,一本書的價值究竟該如何檢驗呢?

顧:我覺得經典文學應該是具有永恒性的。一本書在經歷了歷史的篩選以后能夠被保存下來,能夠在人們之間流傳,那就說明它是有一定的價值的。但一本書的價值究竟是高還是低,可能每個人主觀感受不同,我想每本書對每個人的意義都是不一樣的,有些在大家眼中平平無奇的書可能改變了某一個人的一生。

李:你是從什么時候開始愛上寫作,并開始嘗試創作的?

顧:我在小學的時候經常給自己的毛絨玩具編故事,不過那個時候并沒有“寫下來”的想法。后來在初中的時候開始寫一些零碎的片段,慢慢地有了想把這些片段跟別人分享的想法,于是嘗試著把它們整理成文章,大概就是從這個時候開始了自己的寫作之路吧。

李:高中生的學業比較繁忙,你是如何平衡愛好,比如寫作和學業之間的時間?

顧:平時在學校里作業比較多,所以能寫的時間比較少,大部分情況下我只是把突然想到的想法給簡單記下來,寫作的話大部分還是在假期進行的。不過說來奇怪,靈感大部分時候卻都是在學校里突然有的……

久久电影院,久久久加热这里有精品6,久久精品国产精品亚洲,欧美亚洲久久综合精品